<xmp id="klgrz"><ruby id="klgrz"></ruby>
  • <noframes id="klgrz"><cite id="klgrz"></cite>

    <source id="klgrz"><td id="klgrz"></td></source>

      1. 無障礙版 | 繁體版
        當前位置: 首頁>新聞推薦

        我州應急管理工作立足新時代開啟新征程

        來源:涼山日報 發布日期:2019-10-01 08:50 [ 字體: ] 【打印本頁】 分享到:

        編者按

        安全生產,重如泰山。關乎社會大眾權益福祉,關乎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更關乎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對于安全生產工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級黨委和政府、各級領導干部要牢固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牢牢樹立發展不能以犧牲人的生命為代價這個觀念。”并強調:這必須作為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不能要帶血的生產總值。

        黨的十九大,更是把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放在“三大攻堅戰”之首,強調“要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弘揚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健全公共安全體系,完善安全生產責任制,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提升防災減災救災能力”。

        2018年4月,合安監、應急管理、消防、救災、森林草原防火等十多項職責為一體的國家應急管理部掛牌成立。各省(市)、地市(州)、縣陸續成立應急管理部門,構建統一領導,責任一致,權威高效的應急能力體系,全面提升應急救援的協同性、整體性和專業性,整合多項安全應急職責,以科學高效的應急手段回應“鋒芒在背”的應急管理問題。

        在新時代,新成立的應急管理部門面對沉重而高壓的應急管理工作,負重前行開啟了新征程。

        2019年2月20日,涼山州應急管理局掛牌成立,從過去的“安全監督”到如今的“應急管理”,看似名稱的轉變實則是內涵的轉變,表面上職責的擴展同時也是責任的擴大——機構的演變和發展歷程,在時間的脈絡里,與歷史的機遇挑戰、發展速度的換擋升級一脈相承。無數事實證明:越在經濟社會發展的騰飛期,也越是事故的“易發期”。

        在新時代,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安全生產和應急管理工作,新的發展要求、不斷加大功率的發展引擎對其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讓其工作的定義和內涵越發顯得深沉而厚重。

        居安思危 抓發展更要抓安全

        “工業經濟建設與生產安全的矛盾倒逼安全監督管理工作的成型。”對于中國這個傳統農業大國來說,工業化是舶來品,新中國成立后,在廣袤的神州大地上,工業化開始崛起,在經濟發展不斷加速度,國家逐漸富強,人民群眾生活日益安康的同時,安全生產問題與之相伴隨。

        對于發展基礎薄弱,改革開放后逐漸從“農業社會”轉向“工業文明”的涼山來說亦是如此——這是一個“現代化”的問題,工業強州戰略深入實施,礦山開采、水電開發、鋼鐵釩鈦稀土、化工等產業成為涼山工業發展的主要拉動力,工業的崛起、新興產業的發展,必然給安全生產帶來新的壓力。

        而城鎮化進程的加速,部分中小企業管理水平、經營方式的差異,逐漸難以保證安全生產需要……

        經濟發展的加速度,與“安全生產”并非是不可協調的矛盾。重視安全監督管理工作,以“居安思危、未雨綢繆”的發展理念,是推動經濟建設安全快速發展的重要準則。

        涼山安全監管組織機構起步較晚,在上世紀70、80年代,全州各縣市才開始進行積極探索,組建了安全生產領導小組、安全生產辦公室、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等多種不同稱謂的安監機構。

        不同名稱的背后有著相同的內涵,它顯示著黨委政府對于安全生產工作的重視,也表達著一種協調發展和安全矛盾的美好愿景。數十年時間的積累和工作的沉淀,讓涼山州安全生產工作逐步變得成熟而穩重。涼山州《安監志》這樣表述涼山安監機構的成長經歷:“機構及其隊伍從無到有,由弱變強,逐步壯大,成為一支涼山社會進步,經濟發展,民族團結進步事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歷經三十年的風雨,機構發展在承載了歷史上走過的厚積薄發、砥礪前行的路徑后已然破繭,并逐步發展壯大,走上了它的蝶變之旅。

        2002年3月,涼山州安全生產監督局(副縣級)建立,并掛“涼山州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牌子,實行兩塊牌子,一套班子,掛靠州人民政府辦公室。2003年6月18日,經中共涼山州委、涼山州人民政府研究同意,州安全生產監督局調整為州人民政府直屬機構。2004年4月20日,涼山州安監局由副縣級機構升格為正縣級機構,為州人民政府直屬機構。2005年5月19日,州政府組建涼山州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2011年2月8日,設立涼山彝族自治州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為州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門,掛涼山彝族自治州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牌子。2019年2月12日,涼山州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不再保留,新組建涼山州應急管理局……

        十八年時間,六次變革,內涵延伸,逐步壯大,簡單的發展履歷講述的是關于涼山安全生產監管工作從無到有的過去,展現的是機構部門從弱到強的變革,體現的是黨和政府對于安全生產工作的高度重視。

        砥礪前行 安監事業的涼山實踐

        “居安思危,預防為主”的發展理念,“管生產必須保安全”的工作意識,“紅利與紅線”的底線思維,“發展決不能以犧牲安全為代價”的責任擔當,“要將涼山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打造為四川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一個品牌”的氣魄如虹……

        從強化紅線意識到完善責任體系;從突出重拳整治到堅持鐵腕執法;從著力抓源治本到強化宣傳教育。十八年涼山安監工作走過的路,推動了涼山的安全穩定,增強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幸福感,促進全州經濟社會的穩步發展、和諧繁榮。

        在木里水洛河畔的礦山非法開采點,因涼山州、縣安監及相關部門三天前的緊急驅離,300多位“淘金者”避開了一夜之間山體滑坡夷為平地的礦區。

        在布拖縣地洛鄉,一輛違規超載多人的農用車,因牢記安全意識的地方黨委、政府工作人員的強行攔阻、卸載,近20名違規搭乘人員幸免于難。

        冕寧縣木洛稀土礦難事故,州縣兩級安全監管部門組織力量在救援條件極其困難,且無專業救援工具的情況下,用鐵鍬撬、用雙手刨,硬是在100個小時的時間里成功搶救出兩名深埋井下的礦工……

        十八年的奮進和擔當,面對高壓的生產安全隱患,面對復雜多變的發展形式,面對繁重的工作壓力,涼山“安監人”始終如一,抱守初心。

        十八年的艱難和進取,涼山“安監人”沉淀歷史,開拓未來,在負重中破浪前行,以高昂的姿態,優異的成績,向全州520萬各族群眾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十八年來,涼山未發生一起特別重大安全生產事故,連續13年未發生重大及以上安全生產事故,安全生產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連續12年實現雙下降;涼山的道路交通、工礦商貿等其他行業的生產安全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呈連續下降趨勢;涼山煤礦、非煤礦山、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等重點監管行業未發生一起重大以上的安全事故。

        十八年來,全州每年實施的各項安全生產專項檢查與安全隱患排查數十萬起,整改數十萬起……

        十八年的砥礪奮進,有一條“紅線”貫徹始終:堅守發展決不能以犧牲安全為代價這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以防范遏制重特大生產安全事故為重點,堅持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綜合治理的方針,堵塞監督管理漏洞,提升涼山安全生產整體水平。

        涼山安全監管工作落地有聲,抓鐵有痕,其工作的開展,推動安全理念在社會的形成。“安全”日漸成為社會最基本的公共產品,“安全第一”已成為最廣泛的社會共識。

        2017年,全州生產安全事故起數及死亡人數,同比2016年分別下降45.9%和40.5%,實現歷史最大降幅,首次沒有發生較大及以上生產安全事故。

        2018年,全州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比2005年分別下降了97%和81%;同比2017年生產安全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分別下降18.2%和9.1%。

        今年1—8月,全州發生各類事故起數及死亡人數,同比分別下降34.29%和43.24%,未發生較大及以上生產安全事故……一句話就能說完的數據,是一個怎樣的數據?這些看似簡單的數字背后,又凝聚著涼山安全監督管理工作怎樣的輝煌?沉淀著多少“安監人”的辛勞和汗水?

        十八年走過的路,是一個個厚重腳步所踩下的堅實;十八年成績的斐然,是在歷史發展使命下的奮勇擔當,“安監人”一步一個腳印砥礪前行。

        今天,在融合安監、應急管理、消防、救災、森林草原防火等十多項重要職責后,“涼山州應急管理局”重裝上陣。

        站在新的歷史、新的起點、新的高度,擔負新的重任后,涼山“應急人”又將如何勇攀高峰,在未來走出歲月澎湃?

        “安監”到“應急” 迎接發展機遇和挑戰

        涼山高山陡峰,溝壑縱橫,境內又多大江大河,地質破碎地表承災能力差,既是山洪、山體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易發頻發的高風險區,也是各項生產安全事故易發頻發的高風險區。

        在2019年7月9日,全州汛期應急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暨州安委會2019年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州安辦主任、州應急辦主任、州應急管理局局長魏漢昆,向州委、州政府匯報了新成立的州應急管理局及全州應急管工作情況。

        “當前全州安全生產形勢總體穩定向好,但全州安全生產形勢依然嚴峻。”生產安全形勢嚴峻的同時,全州應急管理工作更是內容復雜,工作繁重,思路也是千頭萬緒。

        面臨的嚴峻形勢,對于新成立的應急管理局來說,是難度不小的挑戰——過去,監管好安全生產便能寫下厚厚的成績,而如今,既要管生產安全,又要管理各項自然災害、森林草原火災以及災后緊急救援等等。

        為適應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涼山州安監系統從2018年底就開始按照應急管理部和省應急管理廳要求開展應急管理日常工作,確保機構改革過渡期工作不脫節、不斷檔。

        今年2月20日,州應急管理局正式掛牌成立,各項工作或“破而后立”,或“借鑒學習”,或“積極探索”……

        把繁雜的工作整合化,把廣度的內容系統化,把“多頭分散”只能統一化,涼山州應急管理相關工作逐漸理清理順,得到有序推進。

        一方面,組織體系得到逐步健全和完善。為貫徹落實中央、省委和州委機構改革部署,盡快建立起我州應急救援管理體系,涼山州政府多次組織開展專題研究會,州應急管理局會同多個州級相關部門,起草了我州《關于加強應急救援管理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和《關于調整完善涼山州應急委員會的通知》,完善了應急領導機制、厘清了應急職能職責,健全了應急預案體系。

        另一方面,不斷強化應急救援力量建設,與涼山消防救援支隊、涼山森林消防支隊建立了聯席會議制度,就救援力量調配、信息共享等進行了明確,從而充分發揮好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應急救援主力軍和國家隊作用。同時,針對涼山州地質、水文、氣象條件復雜的形勢,州應急管理局與在涼施工大型企業建立應急搶險協作機制,簽訂應急救援協同協議,提升搶險隊伍專業化水平。充實完善了地質、水文、水工、水利水電、工程造價類專家,強化了專業技術支撐和科學救援能力。

        今年以來,通過積極開展森林草原火災撲救,統籌抓好城鄉消防,做好汛期安全防范,健全汛期會商機制等各項工作,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各項災害的發生,減免了災后損失。

        緊扣嚴峻的應急管理工作形勢,涼山州應急管理局將扎實推進應急救援體系建設,全面推行安全生產責任清單制,強化安全生產巡查和綜合督查,強化安全監管和監察執法,強化應急救援能力建設,在嚴守“安全”紅線的同時,不斷提高防災減災和應急救援能力。

        新時代帶來發展的機遇與挑戰,新起點預示著騰飛的希望,新征程踏響腳步的堅實。

        涼山應急管理工作肩負的新使命,是面對災難的堅強“守護”,面對危險的毅然“逆行”,是在波瀾壯闊的歲月中開辟寬廣的未來。(徐箭明)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面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推薦

        我州應急管理工作立足新時代開啟新征程

        來源:涼山日報 發布日期: 2019-10-01 08:50

        編者按

        安全生產,重如泰山。關乎社會大眾權益福祉,關乎經濟社會發展大局,更關乎人民生命財產安全。

        對于安全生產工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各級黨委和政府、各級領導干部要牢固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始終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牢牢樹立發展不能以犧牲人的生命為代價這個觀念。”并強調:這必須作為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不能要帶血的生產總值。

        黨的十九大,更是把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放在“三大攻堅戰”之首,強調“要樹立安全發展理念,弘揚生命至上、安全第一的思想,健全公共安全體系,完善安全生產責任制,堅決遏制重特大安全事故,提升防災減災救災能力”。

        2018年4月,合安監、應急管理、消防、救災、森林草原防火等十多項職責為一體的國家應急管理部掛牌成立。各省(市)、地市(州)、縣陸續成立應急管理部門,構建統一領導,責任一致,權威高效的應急能力體系,全面提升應急救援的協同性、整體性和專業性,整合多項安全應急職責,以科學高效的應急手段回應“鋒芒在背”的應急管理問題。

        在新時代,新成立的應急管理部門面對沉重而高壓的應急管理工作,負重前行開啟了新征程。

        2019年2月20日,涼山州應急管理局掛牌成立,從過去的“安全監督”到如今的“應急管理”,看似名稱的轉變實則是內涵的轉變,表面上職責的擴展同時也是責任的擴大——機構的演變和發展歷程,在時間的脈絡里,與歷史的機遇挑戰、發展速度的換擋升級一脈相承。無數事實證明:越在經濟社會發展的騰飛期,也越是事故的“易發期”。

        在新時代,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安全生產和應急管理工作,新的發展要求、不斷加大功率的發展引擎對其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讓其工作的定義和內涵越發顯得深沉而厚重。

        居安思危 抓發展更要抓安全

        “工業經濟建設與生產安全的矛盾倒逼安全監督管理工作的成型。”對于中國這個傳統農業大國來說,工業化是舶來品,新中國成立后,在廣袤的神州大地上,工業化開始崛起,在經濟發展不斷加速度,國家逐漸富強,人民群眾生活日益安康的同時,安全生產問題與之相伴隨。

        對于發展基礎薄弱,改革開放后逐漸從“農業社會”轉向“工業文明”的涼山來說亦是如此——這是一個“現代化”的問題,工業強州戰略深入實施,礦山開采、水電開發、鋼鐵釩鈦稀土、化工等產業成為涼山工業發展的主要拉動力,工業的崛起、新興產業的發展,必然給安全生產帶來新的壓力。

        而城鎮化進程的加速,部分中小企業管理水平、經營方式的差異,逐漸難以保證安全生產需要……

        經濟發展的加速度,與“安全生產”并非是不可協調的矛盾。重視安全監督管理工作,以“居安思危、未雨綢繆”的發展理念,是推動經濟建設安全快速發展的重要準則。

        涼山安全監管組織機構起步較晚,在上世紀70、80年代,全州各縣市才開始進行積極探索,組建了安全生產領導小組、安全生產辦公室、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等多種不同稱謂的安監機構。

        不同名稱的背后有著相同的內涵,它顯示著黨委政府對于安全生產工作的重視,也表達著一種協調發展和安全矛盾的美好愿景。數十年時間的積累和工作的沉淀,讓涼山州安全生產工作逐步變得成熟而穩重。涼山州《安監志》這樣表述涼山安監機構的成長經歷:“機構及其隊伍從無到有,由弱變強,逐步壯大,成為一支涼山社會進步,經濟發展,民族團結進步事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歷經三十年的風雨,機構發展在承載了歷史上走過的厚積薄發、砥礪前行的路徑后已然破繭,并逐步發展壯大,走上了它的蝶變之旅。

        2002年3月,涼山州安全生產監督局(副縣級)建立,并掛“涼山州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牌子,實行兩塊牌子,一套班子,掛靠州人民政府辦公室。2003年6月18日,經中共涼山州委、涼山州人民政府研究同意,州安全生產監督局調整為州人民政府直屬機構。2004年4月20日,涼山州安監局由副縣級機構升格為正縣級機構,為州人民政府直屬機構。2005年5月19日,州政府組建涼山州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2011年2月8日,設立涼山彝族自治州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為州人民政府的工作部門,掛涼山彝族自治州安全生產委員會辦公室牌子。2019年2月12日,涼山州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不再保留,新組建涼山州應急管理局……

        十八年時間,六次變革,內涵延伸,逐步壯大,簡單的發展履歷講述的是關于涼山安全生產監管工作從無到有的過去,展現的是機構部門從弱到強的變革,體現的是黨和政府對于安全生產工作的高度重視。

        砥礪前行 安監事業的涼山實踐

        “居安思危,預防為主”的發展理念,“管生產必須保安全”的工作意識,“紅利與紅線”的底線思維,“發展決不能以犧牲安全為代價”的責任擔當,“要將涼山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工作,打造為四川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的一個品牌”的氣魄如虹……

        從強化紅線意識到完善責任體系;從突出重拳整治到堅持鐵腕執法;從著力抓源治本到強化宣傳教育。十八年涼山安監工作走過的路,推動了涼山的安全穩定,增強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幸福感,促進全州經濟社會的穩步發展、和諧繁榮。

        在木里水洛河畔的礦山非法開采點,因涼山州、縣安監及相關部門三天前的緊急驅離,300多位“淘金者”避開了一夜之間山體滑坡夷為平地的礦區。

        在布拖縣地洛鄉,一輛違規超載多人的農用車,因牢記安全意識的地方黨委、政府工作人員的強行攔阻、卸載,近20名違規搭乘人員幸免于難。

        冕寧縣木洛稀土礦難事故,州縣兩級安全監管部門組織力量在救援條件極其困難,且無專業救援工具的情況下,用鐵鍬撬、用雙手刨,硬是在100個小時的時間里成功搶救出兩名深埋井下的礦工……

        十八年的奮進和擔當,面對高壓的生產安全隱患,面對復雜多變的發展形式,面對繁重的工作壓力,涼山“安監人”始終如一,抱守初心。

        十八年的艱難和進取,涼山“安監人”沉淀歷史,開拓未來,在負重中破浪前行,以高昂的姿態,優異的成績,向全州520萬各族群眾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十八年來,涼山未發生一起特別重大安全生產事故,連續13年未發生重大及以上安全生產事故,安全生產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連續12年實現雙下降;涼山的道路交通、工礦商貿等其他行業的生產安全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呈連續下降趨勢;涼山煤礦、非煤礦山、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等重點監管行業未發生一起重大以上的安全事故。

        十八年來,全州每年實施的各項安全生產專項檢查與安全隱患排查數十萬起,整改數十萬起……

        十八年的砥礪奮進,有一條“紅線”貫徹始終:堅守發展決不能以犧牲安全為代價這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以防范遏制重特大生產安全事故為重點,堅持安全第一、預防為主、綜合治理的方針,堵塞監督管理漏洞,提升涼山安全生產整體水平。

        涼山安全監管工作落地有聲,抓鐵有痕,其工作的開展,推動安全理念在社會的形成。“安全”日漸成為社會最基本的公共產品,“安全第一”已成為最廣泛的社會共識。

        2017年,全州生產安全事故起數及死亡人數,同比2016年分別下降45.9%和40.5%,實現歷史最大降幅,首次沒有發生較大及以上生產安全事故。

        2018年,全州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比2005年分別下降了97%和81%;同比2017年生產安全事故起數和死亡人數分別下降18.2%和9.1%。

        今年1—8月,全州發生各類事故起數及死亡人數,同比分別下降34.29%和43.24%,未發生較大及以上生產安全事故……一句話就能說完的數據,是一個怎樣的數據?這些看似簡單的數字背后,又凝聚著涼山安全監督管理工作怎樣的輝煌?沉淀著多少“安監人”的辛勞和汗水?

        十八年走過的路,是一個個厚重腳步所踩下的堅實;十八年成績的斐然,是在歷史發展使命下的奮勇擔當,“安監人”一步一個腳印砥礪前行。

        今天,在融合安監、應急管理、消防、救災、森林草原防火等十多項重要職責后,“涼山州應急管理局”重裝上陣。

        站在新的歷史、新的起點、新的高度,擔負新的重任后,涼山“應急人”又將如何勇攀高峰,在未來走出歲月澎湃?

        “安監”到“應急” 迎接發展機遇和挑戰

        涼山高山陡峰,溝壑縱橫,境內又多大江大河,地質破碎地表承災能力差,既是山洪、山體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災害易發頻發的高風險區,也是各項生產安全事故易發頻發的高風險區。

        在2019年7月9日,全州汛期應急管理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暨州安委會2019年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州安辦主任、州應急辦主任、州應急管理局局長魏漢昆,向州委、州政府匯報了新成立的州應急管理局及全州應急管工作情況。

        “當前全州安全生產形勢總體穩定向好,但全州安全生產形勢依然嚴峻。”生產安全形勢嚴峻的同時,全州應急管理工作更是內容復雜,工作繁重,思路也是千頭萬緒。

        面臨的嚴峻形勢,對于新成立的應急管理局來說,是難度不小的挑戰——過去,監管好安全生產便能寫下厚厚的成績,而如今,既要管生產安全,又要管理各項自然災害、森林草原火災以及災后緊急救援等等。

        為適應新形勢、新任務、新要求,涼山州安監系統從2018年底就開始按照應急管理部和省應急管理廳要求開展應急管理日常工作,確保機構改革過渡期工作不脫節、不斷檔。

        今年2月20日,州應急管理局正式掛牌成立,各項工作或“破而后立”,或“借鑒學習”,或“積極探索”……

        把繁雜的工作整合化,把廣度的內容系統化,把“多頭分散”只能統一化,涼山州應急管理相關工作逐漸理清理順,得到有序推進。

        一方面,組織體系得到逐步健全和完善。為貫徹落實中央、省委和州委機構改革部署,盡快建立起我州應急救援管理體系,涼山州政府多次組織開展專題研究會,州應急管理局會同多個州級相關部門,起草了我州《關于加強應急救援管理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和《關于調整完善涼山州應急委員會的通知》,完善了應急領導機制、厘清了應急職能職責,健全了應急預案體系。

        另一方面,不斷強化應急救援力量建設,與涼山消防救援支隊、涼山森林消防支隊建立了聯席會議制度,就救援力量調配、信息共享等進行了明確,從而充分發揮好國家綜合性消防救援隊伍應急救援主力軍和國家隊作用。同時,針對涼山州地質、水文、氣象條件復雜的形勢,州應急管理局與在涼施工大型企業建立應急搶險協作機制,簽訂應急救援協同協議,提升搶險隊伍專業化水平。充實完善了地質、水文、水工、水利水電、工程造價類專家,強化了專業技術支撐和科學救援能力。

        今年以來,通過積極開展森林草原火災撲救,統籌抓好城鄉消防,做好汛期安全防范,健全汛期會商機制等各項工作,在一定程度上減少了各項災害的發生,減免了災后損失。

        緊扣嚴峻的應急管理工作形勢,涼山州應急管理局將扎實推進應急救援體系建設,全面推行安全生產責任清單制,強化安全生產巡查和綜合督查,強化安全監管和監察執法,強化應急救援能力建設,在嚴守“安全”紅線的同時,不斷提高防災減災和應急救援能力。

        新時代帶來發展的機遇與挑戰,新起點預示著騰飛的希望,新征程踏響腳步的堅實。

        涼山應急管理工作肩負的新使命,是面對災難的堅強“守護”,面對危險的毅然“逆行”,是在波瀾壯闊的歲月中開辟寬廣的未來。(徐箭明)

        成人动漫网址